音乐科技传奇 Roger Linn 专访——「我很少听有鼓机的音乐」

iKnowMusic · 2020-04-16 · 1 评论
编译:Nami From iKnowMusic
校对:Sing T From iKnowMusic
原文:
https://www.musicradar.com/news/music-tech-legend-roger-linn-i-rarely-listen-to-anything-with-drum-machines-in-it

连续型控制器(Continuous Controllers)先驱、合成器未来之星、“MPC摇摆”(MPC Swing)秘密的缔造者Roger Linn为您讲述。

 

Roger Linn对音乐人的需求有着一种毒辣的先见之明。1979年他的“LM-1 Drum Computer”首次创造性地融合了用户自制片段与真鼓采样,而1982年紧随其后的即是“LinnDrum”,“LinnDrum”的出现强势定义了当时十年以内的流行音乐。

曾几何时“Linn Electronics”停业了,但当时RogerLinn还在另一段流金岁月里活跃过:他继续与“Akai”研发团队共同进行了“MPC60”和“MPC3000”的设计,这两款鼓机直接导致了Hip-Hop音乐的诞生,并且在音乐制作和音乐科技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

当人们觉得Linn只是许多鼓机的头号玩家时,他的佳作其实远不止如此。大家一般都承认Linn才是数字音频的先驱,而且是他缔造了新采样艺术背后的工具,在今天音乐软件的发展过程当中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其实我这周刚从‘CoutinuuCon’(Continuum乐器会议)回来”他在硅谷“Los Altos”(洛斯阿尔托斯市)的家中说到。“是为了庆祝‘Haken Continuum’而去的。那里大家都很聪明且极具创造力,人人都认为应该使用除‘开/关’(On/Off)键以外的方式去进行音乐制作。‘Continuum’是一款非常美妙的乐器,大家无不拥簇。”

看见您作为硬件“LinnStrument”的缔造者而去对手的“ContinuuCon”进行演讲感觉有点奇怪。难道“Haken Audio”不是您的主要竞争对手吗?

“在我的观念中,我们并不是竞争对手,而是我们共同将那些认为音乐就应该用木管、铜管、弦乐器做出来的人当作对手。我们的任务是为自己建立一个以新方法玩音乐的形象。我们的乐器与传统乐器并无不同,只是使用了全新科技而已。与那些老一代的科技相比,像品格乐器(Frets)、弦乐器(Strings)、管乐器(Tubes)或铜管乐器(Brass),它们当时都是革命性的,我们只是走出了最新一步而已。”

“有个问题就是许多音乐电脑界面过于复杂。而‘Haken Continuum’含有一个优美的内置声音发生器,所以即使是对‘MIDI协议’一无所知的人也会迫不及待地去使用它的。”

“许多使用声学乐器的音乐家都视‘MIDI协议’为洪水猛兽,而且认为MIDI乐器系统的‘开/关’(On/Off)与他们在声学乐器上所做的是不同的事情。对我们而言早就习惯了这种态度,但我们也不过只是音乐人社区的一小部分而已。”


您选择在“LinnStrument”中使用标准“MIDI旁通”(MIDI Throughout),这将不会产生任何兼容格式或后台协议交换。那标准的“MIDI 1.0”现在仍然能给您想要的一切吗?

“至少就‘LinnStrument’而言没有什么限制。‘MIDI协议’确实能给我想要的所有东西:精度、速度它都有,尤其是USB传输速度,就算通过MIDI线材来传输数据也依然很快。”
“现在我除‘MIDI协议’之外就别无他求了。我们为‘MIDI协议’制订了一个全新的‘MPE协议’,它可以允许像复音弯音轮这样的东西在专属的MIDI通道中独立传输每个音符信号。这并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创举,实际上它在一开始大家还说‘MIDI Mode 4’的时候就存在了,所以这些东西真的没什么创新需求。”

“‘MIDI协议’设计得很好,证据就是它一直被沿用下来了。全新的‘MIDI 2.0’中有一些很棒的东西,但人们需要的大多数东西都早已在‘MIDI 1.0’中实现了。这个行业发展很慢,我们许多中小开发者没有资源支撑得起每一种标准协议,所以‘MIDI 2.0’在被广泛使用之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所以尽管“MIDI协议”拥有音符“开/关”(On/Off)功能,但它还可以胜任除您反对的“开/关”(On/Off)键以外的其它操作...

“当然过去我自己也做过几个‘开/关’(On/Off)键。打击垫就是‘开/关’(On/Off)键,如果你敲下去,鼓点就会相应响起。但比如经验丰富的打击乐鼓手就可以做出任何一种‘Finger Roll’(滑指)或另一只手止音。打击手法远不止单纯的敲打,更不是简单的音符‘开/关’(On/Off)那么简单。”

您一般怎样看待用自己的鼓机做出来的音乐?

“我基本不听有鼓机参与的音乐。我喜欢用更轻柔方式演奏的音乐、在寂静与窃窃私语的美丽空间中创作的音乐。当你处于这种空间中会感受到各种情绪扑面而来,但如果有人以完全寂静的空间为起点的话,那就没有想象空间了。”

坊间有很多关于“MPC摇摆”(MPC Swing)的传言。今天我们能否直接从您这位缔造者口中得知:“MPC摇摆”(MPC Swing)是否有什么深意?如果有的话,那是什么?

“其实含义非常无脑。对于基础的‘摇摆’(Swing)功能,你弹奏16分音符三连音的话就会缺掉中间一个音符。我用以表达‘MPC摇摆’(MPC Swing)的方式就是给16分音符使用50的摇摆,因为每一对16分音符与8分音符在时长上都是等价的。完美的三连音摇摆应该是66,因为每对16分音符的首个音符都会获得8分音符2/3的时长。”

“摇摆在54至58之间就会发生奇迹。在54时可以做到略带摇摆感的16分音符,而在58时则会出现非常松散自然的摇摆。”

“我见过许多音乐软件都带有非常复杂的节奏模板,这让原本简单的‘摇摆节奏’(Swing Timing)概念被不必要的复杂化了。但它真的是个非常简单的概念:只要简单调整下一对16分音符之间的时值比例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你需要尽可能短地去修剪采样开头,然后软件也需要严丝合缝地将音符贴在一起,这样音符才能在正确的时机出现。”

所以“MPC摇摆”(MPC Swing)真的就只是字面意义上的摇摆功能吗...

“对,就是这么简单。‘摇摆’(Swing)功能就是如何在音乐中高效使用科技的完美示例,因为它提供了一种在现场演出操作中难以实现的感觉,但最终你还是得在自己操作的部分里成为一个有创造力的人。”

“‘节奏量化’(Timing Quantisation)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但‘节奏量化’(Timing Quantisation)矫正的是除所有大师之外的鼓手都会犯的时值错误。当1979年我创造出这两个功能时,目的只是为了帮助音乐人提升技术,而非取代他们。”

“我们一直在尝试寻找科技协助和人类技巧之间的平衡点。在我们的研究中,我认为有时方向过于偏离而让科技取代了人类技巧。有的人更愿意花费大把时间来编好乐器独奏中的每一个细节,而不愿意去花时间好好练习提升表演技巧。”

“有人告诉我了一条 Quincy Jones关于细节编写的评论,他说‘这就像用棉签去画1:1的波音747一样’,我觉得确实是这个理儿。随着时间推移,我们最终都会意识到如果某个东西可以被编程了,那它就不再是艺术了。艺术弥足珍贵,它是让我们用来表达每个独特个体天赋的东西。”

 

在成功的产品设计上,尤其是那些改变了音乐面貌的产品,您的命中率非常高。您认为这种成功背后的哲学或方法是什么呢?

“我会聆听顾客的意见,但通常顾客所说的并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我喜欢Steve Jobs引用的一句Henry Ford说过的话:‘如果你问人们想要什么,他们会说想要一匹更快的马’。所以对应到合成器,人们就会说想要更多的‘低频振荡器’(LFO)、更多的‘包络线’(Envelope)和更多的‘包络相位’(Envelope Phase)等等。因为人们总认为更多就是更好。”

“我试着做出这样一款乐器:如果有人用过的话他就会说‘这正是我想要的东西,没有任何可以挑刺的地方’。”

“人们想要的无非就是演奏音乐。所以大可尝试另一种革命性思维,而非局限于拥有上百个控制和数不清的合成器元素,比如40、50年前的那些振荡器、滤波器和包络发生器。试着做一个更人性化的合成器界面不好吗?”

“除了像滤波共鸣或脉冲宽度调制,做一些像‘厚/薄’(Fat/Thin)、‘明亮/黑暗’(Bright/Dark)、‘和谐/不和谐’(Consonat/Dissonant)、‘简单/复杂’(Simple/Complex)这样的感性控制参数怎么样?实现在已存复杂音色之间进行‘变化’(Morph)的功能怎么样?”

您有预见到未来的音乐科技吗?您认为将有怎样的趋势、科技或思维会影响我们制作音乐的方式呢?

“我认为思想表达和连续型控制才是下一个大趋势,正如‘LinnStrument’、‘Continuum’、‘RoliSeaboard’以及其它控制器所表达的一样,只是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而已。大多数合成器仍在追求更好的‘开/关’(On/Off)控制,所以我们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为人们展示事物的无限可能。”

“我早就发现乐器独奏在电子音乐中几乎消失殆尽了。我认为这是音乐人之耻,因为我通常很享受欣赏流行音乐中的吉他独奏,或者爵士音乐中的萨克斯独奏。现在的电子音乐一般都起的都是背景作用,比如作为歌手、图片或舞池的背景。”

“我认为‘LinnStrument’和其它表达性乐器提供了一种音乐表达方式,可以让电子音乐更进一步,做到今天‘开/关’(On/Off)键做不到的事情。这样你就有机会见证到一些新晋的‘电子独奏家’了,他们将成为现代版的Miles Davis、Jimi Hendrix、Django Reinhaet等音乐巨匠。”

需要怎样做才能让音乐表达重回舞台?看起来工具已经齐全了,但您打算如何让更多的人使用这些乐器?

“大多数人都没看到未来,他们只以当前可见的音乐来定义未来想要演奏的东西。我认为在唱片和演唱会中需要有更多优秀的实例来展示电子乐器的演出才能。我们需要在人们见证这种表达技术大放异彩之前就出现几个真正的梦想家。”

“历史上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的好机会能让表达性电子音乐新星们崭露头角。当我还是个年轻的吉他手时,上面有许多技艺精湛的吉他手挡在那里,所以当时我很难取得突破。但对于今天的表达性电子音乐人,并不存在所谓的竞争。如果那些年轻人、天赋异禀的梦想家们想要成为这些全新乐器的独奏之星,那舞台非常广阔。”


本文出自《midifan月刊》2020年03月第168期

 

可下载 Midifan for iOS 应用在手机或平板上阅读(直接在App Store里搜索Midifan即可找到,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直接下载),在 iPad 或 iPhone 上下载并阅读。

 


文章出处 https://magazine.midifan.com/detail.php?month=2020-03#89

转载新闻请注明出自 Midifan.com

共有 1 条评论

添加评论

发表评论